■重慶晚報記者 李琅 汪一陽
  前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征求意見稿)》開始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一旦通過,將成為我國首部防治家庭暴力的專項法案。昨日,重慶晚報記者向各區縣婦聯收集數據,截至2014年11月,江北區年度婚姻家庭案件1260件,家庭暴力560件,占44.4%;永川區年度婚姻家庭案件60件,家庭暴力29件,占48.3%。
  家暴告誡制度

  潼南今年試點

  家暴案件降三成
  征求意見稿提出,家庭暴力尚未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犯罪的,公安機關可以書面告誡加害人不得再次實施家庭暴力行為,並將告誡書抄送受害人住所地或者經常居住地的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婦女聯合會。今年7月,我市家庭暴力告誡制度在潼南縣正式試點。昨日上午,重慶晚報記者從該縣婦聯維權部肖先生處獲悉,截至今年11月,該縣年度婚姻家庭權益類案件共計587件,涉及家庭暴力案件48件,僅占總數12.2%,較之往年比率降低三成。
  肖先生介紹,家庭暴力告誡制度試點以來效果明顯。潼南縣人民法院、縣公安局、縣婦女聯合會等五個部門聯合實施,半年內共發出9份家暴告誡書,其家暴行為較輕微,不構成刑事或行政處罰條件,事後回訪沒出現拒不改正情形。
  據介紹,家庭暴力告誡分三步驟處理:一,轄區派出所接到報警,民警現場制止;二,確認家暴事實、調查搜證,出具告誡書,施暴者簽名捺印;三,將告誡書存檔備查,抄送給相關部門跟蹤監督。
  傷害他人情形嚴重怎麼辦?肖先生介紹,根據我國刑法,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者可能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傷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按我國治安管理處罰法,毆打他人或故意傷害其身體,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並處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罰款。情形嚴重公安機關調查搜證後,可提請逮捕或移送檢察院審查。
  什麼是精神暴力?

  對方滔滔不絕傾訴

  你只回覆一個“哦”
  征求意見稿對家庭暴力類型做了細緻區分,精神暴力也被歸為家庭暴力。
  昨日,重慶晚報記者採訪了市心理咨詢師協會副會長童欣,她表示,精神暴力最主要的表現形式就是冷暴力,“冷暴力看似沒有直接對對方身體造成傷害,但精神上的痛苦必然最終對伴侶的身體健康造成影響。”童欣說,人的精神狀態一旦出問題,就有可能導致內分泌失調、免疫力下降,身體健康也隨之遭到威脅。
  童欣說,冷暴力通常表現為拒絕與配偶進行語言溝通及生活上的交流,給對方造成精神折磨與壓迫。“比如當對方跟你說了很多話,你卻只用一個‘嗯’或‘哦’回覆對方。”童欣說,這樣故意忽視、躲避、冷漠、輕視、疏遠和漠不關心都有可能致使對方精神上和心理上甚至身體上受到侵犯和傷害。
  童欣介紹,曾有一位女士向市心理咨詢師協會求助,她和丈夫結婚2年,感情比較穩定,但自從遭遇車禍在家養傷,丈夫對自己的關照大不如前,不僅每天早出晚歸對她的傷情不聞不顧,連給她倒杯水的請求都得不到滿足。這就是典型的冷暴力。
  童欣表示,如果一個人是內向型人格並且具有一定的性格缺陷,那麼他處理矛盾時一般比較“冷”,不知道發生矛盾後如何與伴侶正確地溝通,這樣的情況便有可能會演化成冷暴力。
  這些都是家庭暴力

  不滿妻子不生男

  他長期夜不歸宿
  王麗與張華五年前經介紹相識,兩人步入婚姻殿堂。婚後,王麗先後生了兩個女兒。“沒生出兒子他就對我不滿。”王麗找到酉陽縣婦聯談心,稱丈夫時常夜不歸宿,回家後找茬爭吵,甚至打罵她,懷疑他有外遇。
  今年初,王麗因無法忍受老公長期在精神和行為上的冷淡,搬回娘家,雙方開始分居生活。“他不時來找我,當著家人面出言傷害我。”王麗說。最後,經縣部門建議,兩人走上法庭。法庭上,張華承認自己重男輕女,“老婆生不出男孩,我在親戚朋友面前多沒面子。夜不歸宿是因為家庭關係不和諧,看見她就心煩。”最後,在法官勸說下,張華保證今後盡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王麗接受丈夫道歉。
  不滿妻子打麻將

  他借酒打罵對方
  彭玲55歲退休在家,謝明57歲在主城打工,兩人結婚30多年,是街坊鄰居眼裡的幸福家庭。
  今年6月24日下午,彭玲來到銅梁區婦聯,向工作人員吐露心事。“我退休在家很無聊,喜歡邀約朋友打麻將,老公休假回來,經常借酒發瘋打罵我,一鬧就是兩三個小時。”彭玲說,身上有時青一塊紫一塊,忍無可忍向老公單位反映,領導和同事私下調解多次,老公改過不久又會反彈。
  區婦聯勸導謝明戒酒,謝明稱喝酒、打老婆都在解氣。“我們也是老夫妻了,老婆成天打麻將我看不慣,我的生活壓力很大。”謝明稱。“夫妻有問題可以提出來,動手太傷感情了。”彭玲挨了打很委屈,但認為自己也有錯,願意戒掉麻癮,給雙方一次機會。
  不滿妻子沒工作

  他稍不順心就施暴
  王某是江津區一名普通出租車司機,老婆張某在家當全職媽媽,兩夫妻住在江津城區西門路附近。去年底張某找到當地婦聯:“3年前開始,他就嫌我沒工作、沒收入,樣子也不漂亮。”她說,老公不但經常在外大吃大喝,回家稍不順心便對她施暴,身心受到傷害和折磨不說,老公甚至還提出離婚。
  該婦聯調解員黃興蘭負責這起案件,勸說雙方和解時,丈夫王某說出心裡話。“女人不能在家無所事事,應該主動找份工作減輕負擔,體貼我在外賺錢的辛苦。”王某承認因生活壓力大,心理一時失衡行為野蠻,事後主動向張某檢討。
創作者介紹

三菱

lb40lbwc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